So-net無料ブログ作成

小野與李亞的《面對》 [読書(閱讀)]

 

有關「海角七號」的貼文,十代正宗留了一段話:

海角七號的主軸並非是過去,異國的情節若是改成菲律賓人和美國人。說不定自身國籍認知較嚴重的人或許就能看得懂了……(坦白說現代年輕人比較接近地球村的觀念)

海角七號的主軸是台灣當代的青年。什麼過去的台灣日本發生什麼事之類的,當代青年是全無感覺的。恩怨之類的,那些受這些災苦的一個一個走入歷史和過去了……(很抱歉~年輕人沒必要還接受這些無知的東西吧~)

===

這個新生代時期青年的遭遇不同於過去你們那個年代……許多青年都很想去認同開場白那句話吧。 -- ”我x你x的台北”

都市太過競爭,即使是不差的人才也都落寞了。回歸出生的鄉土,卻可以尋著另一片天空……

被所謂經濟奇蹟時代的四~五年級台灣人搞的烏煙障氣的台灣~我想這些人從沒認真思考未來這塊土地的人該怎麼繼續生存吧。

電影的票房是年輕人決定的……而電影的獎項是四五年級台灣人決定的……

===

年輕人很努力的……但前人為了自身的利益將年輕人的未來抹殺了~

就是因為這樣當前的”事實”~因此年輕人對海角七號心有戚戚焉。

會去計較是什麼人的?也只剩下過去的產物的那一群罷了……

在我看來~各位不都是地球人?

by 十代正宗 (2009-02-17 23:36)

 

*******

這段話讓我想起小野和李亞父女最近出的新書(因為我是腰帶推薦人之一,出版社寄書給我)。裡面有一段七年級李亞說的話,令我印象很深刻。

633658102644948750.jpg

 

博客來

「沒有命要革,沒有義要起,小黨長大了,中央輪替了,教育泛爛了;不吶喊,不遊街,豪情壯志怎能不在和平中消散了?一切都溫溫的,剩下鬥爭後的微熱,沒有火花,沒有熱血,七○年代在觀眾席後排出生的世代,甚至不是搖滾區;沒有舞台,沒有戰場,笑著長大,打開電腦,掛起眼鏡,看看朋友在不在msn上。

口袋裡拽著幾張零用錢,掏掏耳朵,有隻米蟲滾落,眨眨眼睛,肩上只有頭皮屑,踮起腳尖,尋找所剩無幾的立足之地。疑,少了家國之恨,搖擺在島國上來自四方的衝擊中,變得語焉不詳,手足無措。那是什麼啊,英雄情懷?我們下載了各種技藝,卻發現時代的記憶體已滿,還沒升級。擠哦,悶。不用急著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愛情真無聊;爸媽養兒不是為了防老,工作真難找。

魯剋溫世代吐了口鳥氣說,幹,我以為這裡還有剩下什麼好料的,結果根本就已經破關了嘛,大魔王呢?

只好自我解嘲卻被說成是KUSO,只好尋求個體卻被說成是自我中心,只好隨心所欲卻被說成是任性,只好追求興趣卻被說是成草莓行為。那到底要我們做什麼呢?只要你們還在那個窟窿裡,我們就沒搞頭,只好搞自己的頭。

啐,書太多,買來堆在那邊還沒來得及看,因為bbs洗版洗得更快。真焦慮,電影下片太快,只好光明正大的BT。然後呢,擦擦手汗,免得弄髒鍵盤,打噴嚏的時候記得撇開臉,螢幕不好清。

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呢,對了,大叫一聲,免得真的要人間蒸發了。要聽嗎?魯剋溫世代的嗓音,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含糊,只是因為空間不夠,沒辦法宏響回盪;但只要你們閉嘴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我們就可以證明時代已經改變。往前走吧,我們只是因為善良,所以不忍心用力一推叫你們快快一腳踩進墳墓,不代表我們不想長大。所以嘿,這個隊排得夠臭夠長了,可以輪下一位了嗎?」

(原刊載於2008/4/4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

爸爸小野回了這段話:

「我們之間的代溝是如何形成的呢?

簡單的說,我和我同年代的人是誕生、成長於神話般的五、六○年代。我們生活在一艘和外界通訊不良的船上,船艙裡瀰漫的是荒蕪、蒼涼、貧瘠和封閉的氣息,令人窒息到想嘔吐的生存環境。有些人在這樣的環境中被壓抑變形,有些人反而鍛鍊了意志力。

老船長在每一年的國慶文告都承諾大家說:『我們快要回到對岸大陸地的家園了,我們就要靠岸了。我會帶著你們回家。』有一年大專聯考的作文題目是:『反攻前夕告大陸同胞書』。

我們活在一個神話裡。有人勇敢的戳破了神話,那個人不久就被逮捕,說他叛國。

你卻出生在一個所有禁忌開始被突破的八○年代,那是一個解嚴、狂飆的年代。當你開始接受學校教育的七歲之後,所有傳統價值紛紛解構的九○年代又席捲而來,有些人完全被這股浪潮掩沒,有些人卻因此脫胎換骨,趁勢而起。

和神話的年代正好相反,新來的船長將我們的船慢慢掉轉方向,他說要帶領大家遠離那塊從前說是我們家園的大陸地,他說要帶領我們去一個新天地,一個牛奶與蜜的地方。船,悄悄的掉轉了頭,有些人嚇得趕快跳海逃生。

一個資訊過度氾濫的新世代來臨,喧嘩、吵鬧、消費、開放,令人茫茫然不知道要相信誰?追隨誰?

神話消失了,空氣裡充斥著謊話和廢話。這就是我們之間的代溝。」

*******

這兩段話令我想起我家兩個兒子說過的話。

大兒子說:

「我們這個年代的人很慘,沒嚐過泡沫經濟時代的甜頭,也不知道泡沫經濟時代的人對金錢的價值觀,只能拚命去收拾那些人留下的經濟爛帳。」

二兒子說:

「我更慘,剛好碰到企業都不想雇用正社員的時代,只能打工又打工,當飛特族(freelance arbeiter)。要不是歐卡桑勸我到大陸留學,我現在恐怕已成為尼特族(NEET)。」

二兒子在蘇州大學留學兩年後,現在已在蘇州某家日本企業上班。兩個兒子說的話令我驚覺:

對啊,他們都是沒經歷過泡沫經濟時代的人,也沒經歷過更早的女性主義至上時代,而我都親身經歷過。所以我覺得我兒子那個世代的日本年輕人很可憐,都在收拾上一代人留下的爛帳。

附記:我跟小野一家人曾在念真吳導家吃過飯,和小野夫妻則一起吃過兩頓飯,因此貼出書中部分文章應該不算侵犯版權吧。


nice!(0)  コメント(3)  トラックバック(0) 
共通テーマ:日記・雑感

nice! 0

コメント 3

コメントの受付は締め切りました
老喬

已經發生的不會消失,歷史活在每個親歷的人,只是每個人的 "歷史" 並不相同,沒親歷過的自然無法體會,今日的年輕人將會是明天的中老年人,一樣要面對更新的年輕人。

年輕人說中老年人不瞭解年輕人,反過來想,年輕人同樣不瞭解中老年人,這必須放下身段去瞭解,才比較能接近擁有不同 "歷史" 的人,至於是否肯放下身段去瞭解或是放下多少,這將會決定台灣社會的融合程度,目前來看,隔閡似乎還會存在漫長的時間!
by 老喬 (2009-02-19 14:51) 

海邊

地球人沒有身在何處的問題,只有要不要做自己的問題。
by 海邊 (2009-02-20 03:26) 

十代正宗

是的,沒有經歷那樣歷史的人既無法感同身受,當然也無法體會。但是創造出歷史的人們,卻還有機會可以反省,可以明白自己過去的錯誤對未來會造成什麼影響。

「海角七號」的劇情改成日本戰後頹圮的時代為舊故事背景,而一樣以新世代面對當前世界的的感受。其實對於歷史的無奈,就如同日本老師的那一段話~ 為什麼是我這個窮老師要承受的呢?那是不論現代的青年... 還是過去的青年... 都有的那種無奈。

只能迫於過去者所製造出來的麻煩和悲痛,而在困境之中掙扎求生,還企盼著那些製造麻煩的人能夠自我反省,卻明知是作夢一般的複雜情緒。

正因為海角發行的時機逢著青年們無奈的年代... 所以它會大賣。活生生的就像是 -- 假若明天你睜開了眼,卻得立刻接受雙手被截肢那般的無奈嘛?

因為共鳴... 所以才產生票房和話題。卻不是生活優渥,志得意滿的人所能感受的~

類似海角的電影若在日本上演,我想尼特族們看了都會當想流淚吧。試問如果他們連宅在電腦前都不能?畢竟...所謂尼特族一般的行為,也只不過是生命的自我保護機制 -- 至少他還有活下去的生命模式。

不然?他不是廢人,也有工作意願,四肢健全。
誰來為他們思考?他們該有的生命舞台呢?

我想~ 或許是這個世界進步太快~ 青年們學的東西太先進~
以致於學成之後都沒有工作吧。

如果總是停留在明天,而不願意再向前走的話。
那麼未來就不會到來...

然而這個星球上許多人在等待著未來~ 期待著改變~

”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

我們就是需要這麼一個改變現狀的勇氣。
by 十代正宗 (2009-03-23 22:24)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この広告は前回の更新から一定期間経過した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更新すると自動で解除されます。